酷绝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在线阅读 - 275. 我妹妹最听我的话了

275. 我妹妹最听我的话了

        “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显得相当的魔性。

        笑声里有着掩藏不住的猖狂、得意、轻蔑等诸多情绪,可明明应该是让人相当反感的笑声,但不知为何却意外的并没有引起旁人的不适,大概真的是因为这声音还挺好听的。

        绝不是因为猖狂笑声的主人实力太强。

        空不悔叹了口气。

        “舒服。”叶瑾萱舒了口气,“好久没这么舒畅过了。”

        “你迟早得坠魔。”空不悔冷哼一声。

        “呵。心有怨而不甘者,才会因心魔失智而坠魔。”叶瑾萱轻蔑的扫了一眼空不悔,冷笑道,“我们太一谷可没有这种烦恼。别的不知道,我们师门就有秘传的情绪转移法,能够有效的解决心魔困扰。”

        “什么?!”空不悔心下大骇,“你们太一谷居然有这等秘法?”

        心魔,是玄界至今都难以解决的一个大问题。

        据说这里面还牵扯到另一个空间领域的特殊情况,很多域外天魔都是借助修士突破境界时所滋生的心魔干扰,从而降临到此界兴风作浪——人族和妖族不管怎么明争暗斗,终究都只是玄界自己的内部问题。但域外魔之流,那就是整个玄界共同的心腹大患了,所以一旦发现域外魔的踪迹,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都会一并出手。

        当然了,域外魔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出现了。

        玄界第三纪元迄今的数万年里,也只出现过一次域外魔兴风作浪的事件。

        也正是那次事件,才让玄界修士开始重视起心性的修炼,其目的就是为了避免被心魔入侵,从而引起域外魔进入此界导致出现其他惨案。

        可以说,心魔的抑制秘法,是整个玄界各大宗门的核心机密,甚至就连妖族在这方面也不能免俗。

        但不管哪个宗门,也不敢说自己研发的秘法就能够百分之百的防止心魔干扰,哪怕就算是百家院和大日如来宗,最多也只敢说能够降低心魔干扰的影响,想要彻底抑制住心魔作乱,他们还不敢夸下此等海口。

        而此时,空不悔听叶瑾萱的意思,却是能够很明显的听出其中所潜藏着的意思:太一谷弟子无惧心魔作乱。

        这……

        空不悔的目光有些闪烁。

        “我劝你还是不要起什么坏心思的好。”叶瑾萱瞥了一眼空不悔,讥讽声更甚,“你连我都打不过,你还想去太一谷?且不说我三师姐已是地仙,就连我五师妹也是半步地仙,你觉得你能打赢谁?……就算你能避开我们三个,我们太一谷的护山大阵你就破得开?再退一百万步说,你破开了太一谷的护山大阵进了我们太一谷,你真觉得我们太一谷里没有其他人?”

        空不悔瞬间冷静了。

        这些天的相处,他算是彻底看明白了。

        叶瑾萱实力大增并不是在说笑的,她距离地仙境就只差最后一步了,只要她愿意,自然随时都能够跨过去。而她之所以一直压制着没有突破,就是为了等观摩完剑典,从中有所感悟收获后,再借此机缘直接突破到地仙境,甚至可能更高。

        玄界的剑道一途里,一直有一个传说。

        那就是“铸神剑”的说法。

        众所周知,地仙境的晋升,就是在修士体内构筑于一个小世界,为之后的道基境打基础——化界、道基、苦海,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可以算是同一个境界的不同阶段,就像凝魂境的凝魂、化相、镇域三个阶段一样——其中小世界的构筑,是需要一件镇压气运之物,唯有如此方能承受道基境的法则之力。

        正常情况下,修士为自身小世界挑选的镇压气运之物,多半都是自己的本命法宝(飞剑),但也有部分比较特殊的情况,会以自身的法相作为气运镇压之物。

        这大体上取决于修士于修道路上的选择。

        而“铸神剑”便是剑修最为特殊也是最强的一种立运之法——以此方法在小世界内立起气运镇压之物,即可一步登天直接跨过地仙期的积累,直接牵引大道法则之力加身,从而迈入道基境。

        更有甚者,据说一天之内就连跨地仙、道基两大境界,直渡两重苦海,距离彼岸也仅半步之遥。

        这就是剑修的“铸神剑”之说。

        不过“铸神剑”的要求极高,且不说本命法宝需要内蕴灵性,光是剑修自身要以一门无上剑诀作为大道传承基础,就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成功的。更何况还有其他方面的积累要求——不过这方面,空不悔倒是认为,叶瑾萱的积累肯定是非常充足的,因为据说她在凝魂境已经呆了两、三百年之久。

        空不悔一度认为,自己的天榜第二真的就是个笑话。

        但他能怎么办?

        他也表示相当绝望啊。

        五百年剑道气运,太一谷独占其九:唐诗韵五、叶瑾萱四。剩下的最后一成里,还不是他独占,而是由他和许玥、程聪、穆灵儿等人均分,空不悔有时也挺愤恨为何世道会如此艰难,但每当他想到许玥、程聪、穆灵儿等人族剑道天才的境况比他还要凄惨,他就又觉得舒畅许多。

        毕竟他是妖族,面对的生存环境可没人族那么激烈。

        而且他也很清楚,在剑道方面的天赋,他其实是不及自己妹妹空灵的,否则的话当初族里送去天穹梧桐秘境拜凰菲菲为师的也不会是空灵了。

        点苍氏族真的太需要出一位大圣了。

        而在未来的五百年气运轮回伊始里,佛门、儒家基本是不用跟人族争的,唯一能够下手的也只有武道、术法、剑道三者。

        但术道一途,妖族这边历来就是碧海氏族与青丘氏族的自留地,是他们抢夺气运以维持氏族运程的自留地,绝不可能容许他人染指,北冥氏族能够跻身其中,还是青丘氏族与碧海氏族看在妖盟需要一位飞禽妖族的大妖王来撑门面,因此才会特意分润一点运势给北冥氏族。

        但北冥氏族想要凭此立金身的诞生一位大圣,那是绝不可能的。

        至于武道一途,妖盟这边也有大荒、赤山、幽影三个氏族在谋夺气运。其中幽影氏族的大圣:蛛后罗丝,便是以此道作为运势基石,如同碧海氏族与青丘氏族那般,若非赤山氏族和大荒氏族两家都是自妖皇时代流传下来的老牌氏族、两家联手也能勉强抗衡一位大圣的话,以妖后的性子只怕是早就开始清场独霸了。

        所以想要在术法一道与武技一道里,跟六个氏族争抢,作为妖盟城里之后才崛起的点苍氏族,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他们只能另辟蹊径,在多方谋划、推衍、刺探情报后,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了剑道一途上。

        怎无奈,唐诗韵、叶瑾萱两人实在太过强横了,压了整个玄界整整一代人,点苍氏族是半分都讨不了好。

        所以最终希望才全部都放到空灵身上。

        毕竟,根据他们目前已经探知的情报记载,下一个剑道运势里,唯一能够与空灵一争高低的,唯有万剑楼的奈悦。

        点苍氏族也不贪心,他们只要能够谋夺到其中四成即可,这就足以让他们造就出一位大圣。当然,在此基础上那自然是越多越好,能够谋夺占据越多的运势,他们之后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小。

        若是能够谋夺到七成,他们甚至不需要再额外添补其他代价。

        不过点苍氏族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万剑楼的奈悦起码要分走四成,毕竟对方的天赋并不在空灵之下,所以就算点苍氏族胃口再大,也只能在剩下的两成里想办法。

        什么?

        你说其他剑道天才?

        点苍氏族表示:那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还能有人比他们花费无数精力心血,几乎可以说是倾家荡产打造出来的精英强?不可能的,不存在的。唯一要说能够稳胜空灵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将空灵杀了。

        但这一点,点苍氏族防备工作做得相当到位。

        因此,空不悔才会出现在这里。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为了万剑楼的剑典而来,但只有叶瑾萱才知道,他是为了给自己的妹妹当挡箭牌而来。

        “我们彼此交个底吧。”

        “交什么底?”叶瑾萱转过头,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空不悔,“我也没打你啊,你怎么就傻了。”

        空不悔脸色涨红:“要不是我现在打不过你,我……”

        “知道打不过,就别嘴贱。”叶瑾萱冷笑一声,“第七楼开始,我们可不是组队状态了,我就算杀了你也不会有任何惩罚的。所以你最好想清楚再说话。”

        空不悔气呼呼的哼哼几声。

        但终究不敢放任何狠话。

        他跟叶瑾萱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知道这个魔女是真的喜怒无常,上一秒笑嘻嘻,下一秒就有可能直接MMP,而且还不是在内心默念,是敢直接动手的那一款。

        在太一谷惹是生非五人组里,她素来都是最危险的那一个。

        之前在前几个楼层,因为特殊的试炼机制,就算有什么矛盾争执,也不至于背后阴人,毕竟特殊机制的惩罚就是连罚制度,失败的话就大家一起被淘汰。但现在到了第七楼,只剩这么一个考场了,也没有所谓的特殊组队机制保护,叶瑾萱是真的有可能说翻脸就翻脸,空不悔可不敢去赌对方是在说笑还是认真的。

        “你在着急什么?”空不悔沉吟片刻,终究还是再度开口了。

        叶瑾萱侧目望了一眼空不悔,却发现对方已经站了起来,浑身肌肉紧绷,气息也变凝重起来,显然是做好了战斗准备。

        “我着急什么?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在着急?”叶瑾萱说道。

        “这几天,你从六楼杀到七楼,现在整个七楼都被你杀穿了,几乎不会在有人再上来了,你说你在急什么?”空不悔沉声说道,“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这些天我们一直都一起行动,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叶瑾萱挑了挑眉头:“哦?所以你是暗示我,应该在这里把你杀了?”

        “我的意思是,或许我们应该彼此交流一下,避免之后有可能出现的一些不必要的冲突。”

        “不是我看不起谁,这次进入试剑楼的人里没有几个是我的对手。如果他们能够联手作战的话,那么或许还有资格和我抗衡一二。”叶瑾萱语气淡然,但话语里的霸气却怎么也掩盖不住,“但你觉得可能吗?许玥被我重创,左川在六楼被我们淘汰了,就算穆灵儿和程聪两人找到许玥,以他们联手的实力,最多也就勉强能够挡住我的追杀罢了。”

        “那韩不言和白自在呢?”空不悔开口说道,“就算韩不言念在北海剑岛和你们太一谷的情面上,不参与针对你的行动,可你别忘了,当年你可是杀了白自在的两个哥哥,白左和白右,你和白自在之间绝不可能和平共处。……许玥、穆灵儿、程聪,再加上一个白自在,四个人足够压制你了吧。”

        “所以你想说,你的价值也很高?”叶瑾萱笑了。

        但看着叶瑾萱的笑容,空不悔却是后撤了十数步,迅速和叶瑾萱拉开距离:“你虽然能够稳压我一头,但短时间内你杀不了我,如果让我跑了的话,你会更麻烦的。……这么些天,我们一直都在一起行动,你应该很清楚。”

        叶瑾萱的笑容收敛了。

        她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因为她知道,空不悔说的是事实。

        短时间内她的确杀不死空不悔,而现在试剑楼最欠缺的就是时间,她自然不可能把大量时间都花费在追杀空不悔的身上。而且她跟白自在的确是世仇,之前又和空不悔联手狙击了许玥,再加上她将左川给淘汰了,等于间接得罪了灵剑山庄的穆灵儿,可以说这三人已经注定是她此行的敌人了。

        至于程聪,他现在是万剑楼的骄傲——至少在奈悦成长起来之前,他都必须充当万剑楼的牌面,所以哪怕万剑楼和太一谷算是世交,彼此关系良好,但在试剑楼这种地方,彼此间的竞争同样是不可避免的。

        “你想知道什么?”叶瑾萱开口说道,“我只会回答你关系到我自己的问题,如果是其他问题,我一概不会回答。而且,你只能提问一次,所以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话。”

        “你此行的目的是不是剑典秘录?”

        “你连剑典秘录都知道?”叶瑾萱的脸上露出一抹诧异,“我倒是小觑你们点苍氏族了。……这么说来,你的目的并不仅仅只是为了给你妹妹吸引仇恨,同时还包括剑典秘录了?”

        “剑典秘录只是顺带,我们点苍氏族没那么大的野心。”空不悔摇头,“这么说来,你的目的……并非剑典秘录了?那你在这里杀人守关……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间,空不悔就大笑起来。

        叶瑾萱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好像突然就得了失心疯的空不悔:“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人族真的贪得无厌啊。”空不悔很是欢乐的说道,“你和唐诗韵横压一代剑道天骄,难道还以为你那个师弟也有资格争夺下一个轮回的剑道气运?……天道运势是公平的,你们太一谷下一个运道轮回里,不可能继续独占鳌头的,能够保住现在的运势不衰就非常难得了。”

        “我发现你们妖族还真的喜欢自说自话。”叶瑾萱一脸不屑,“你又知道我师弟不行了?”

        “当然。”空不悔一脸傲然的说道,“我相信我妹妹!下一个运势轮回开启,我妹妹必然能够夺得最少四分剑道运势。唯一能够和我妹妹一争高下的,只有万剑楼的奈悦。如果奈悦不够格守住的话,那么不好意思了,下一个运势轮回的剑道运势,我们点苍氏族就要全部掠走了。”

        “呵。”叶瑾萱笑了,“说不定你妹妹提前陨落了呢。”

        “那也不可能。”空不悔沉声说道,“我妹妹守在第五关,只有在最后一天,她才会登上第六楼。我就是在这里为其吸引仇恨的,将你们人族剑修的目光都吸引到我这里来,如此一来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我妹妹。等到你们人族剑修发现时,我妹妹已经成长起来了,到时候你们谁也拦不住。”

        “哦?”叶瑾萱挑眉,“那你不怕我把此事宣扬除去?”

        “不怕,因为这不是你叶魔女的风格。”

        闻言,叶瑾萱内心倒是多了几分讶异。

        她没想到,除了自己的同门外,第一个了解她脾性的外人居然是妖族的人。

        “行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了,我们之间不存在任何利益冲突,继续合作倒是没问题。”空不悔紧跟着说道,“你想给你师弟铺路,反正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且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的确想看看剑典秘录。……但就怕你师弟辜负了你的期待,你还是祈祷你师弟别撞上我妹妹吧,否则他怕是连六楼都上不来。”

        “你就这么肯定你妹妹不会登楼?”

        “不会,因为我妹妹最听我的话了。”空不悔一脸的骄傲,“别说是破坏了,没有任何人!能够影响到我们兄妹的感情。我让她守在五楼,她肯定不会登六楼。”

        “是么?”叶瑾萱似笑非笑的扬起了嘴唇。

        “那是当……”

        “哥。”

        空不悔: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