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绝小说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强飞行员在线阅读 - 第419章 好好培养

第419章 好好培养

        419好好培养

        吃了晚饭,邹洪提议道:“陈飞,走,我们两个下一盘象棋。”

        陈飞其实不会下象棋,准确地说也不是不会,象棋的基本规则他还是知道的,不过他并不太喜欢下象棋,所以只是看其他人下过两三次,知道规则,自己虽然也下过,但不多,而且多是惨败,所以真要他真的跟人对弈,他就没什么信心了,他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拒绝,邹玉悄悄掐了他一下,他以为邹洪是想找一个只有两个人的地方好好地跟他谈一谈,也许是谈他和邹玉的未来和安排,也许是谈其他方面,所以他没有犹豫,赶紧就答应了。

        邹洪听了,很高兴,立即站起,端着茶杯就和陈飞一起走进了他的书房。

        “首长?”警卫员跟了上来,问邹洪要不要帮忙。

        “你忙你的,我这里不需要人。”邹洪对他的警卫员说。

        当陈飞走进书房后,邹洪咔哒的一声把门关了,陈飞于是越发肯定邹洪肯定是有话要和他说,所以他赶紧开动脑筋,在脑海里思考一会儿邹洪可能会问哪一些问题他又应该怎么回答。

        但他的思路很快被邹洪打断,邹洪笑呵呵地拿了一盘象棋出来摆在了桌子上,然后笑呵呵地对陈飞说:“陈飞,坐!”

        陈飞连忙坐下。

        邹洪很快就把棋子摆好了。

        “我先走,出车。”邹洪笑呵呵地说。

        嗯?

        现在还不谈吗?

        难道还要酝酿一下?

        陈飞心中一愣,回过神后,他出了一个小卒。

        “中炮!”邹洪笑着说。

        陈飞于是也把中炮立了起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

        “吃你的车!”邹洪哈哈一笑,把一个小卒往前一拱,然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陈飞的车拿走了,啪的摆在一边。

        呃?

        车被吃了?

        陈飞一愣。

        按理说他也不笨的,也知道象棋的规则,不过真的下起来却还是顾此失彼,注意了这一边忘了那一边,毕竟没那么多经验,所以没一会儿就被邹洪接连吃了几颗棋子。

        陈飞苦恼地挠了挠头,呼的一声,他长长吐了口气,然后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想一招绝招,好好扳回一局。

        但很快又被吃了一个马。

        邹洪一见,更是哈哈大笑,非常开心。

        两个人继续你来我往,不过从总体上看,邹洪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所以第一局陈飞吃了大败仗,输得丢盔弃甲。

        “下一盘一定要专注一点!”陈飞暗暗发誓。

        当兵当久了,好胜心强得有些变-态,哪怕跟邹洪下象棋,陈飞也想赢了对方,所以第一盘棋输了,他的心中还是很不服气的。

        不过还不等他把棋子重新摆好,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爸,你的电话!”邹玉的声音传了进来。

        “好,马上来!”邹洪大声说,说完后他看着陈飞:“陈飞,你把棋子摆好,我先出去接电话。”

        邹洪站起走了出去。

        陈飞快速把棋子摆好,他一边摆棋子一边在心中思忖一会儿决胜的策略,他并不是象棋专家,也没进行过系统的训练,只是知道一些基本的规则,在如此不利的条件下,要想赢棋,只能剑走偏锋,想怪招。

        他心中正乱七八糟地想着,邹玉走了进来。

        “不用摆了,爸爸有事出去了。”邹玉说。

        “嗯?不下了?”陈飞一愣,回过神后,他心中暗暗失望,他已经想好了“报仇雪恨”的绝招了,就等邹洪来再和他大战一番,怎么就走了呢?

        他虽然无奈,但也没办法,只得把棋子一颗一颗地收了起来。

        邹玉和他收棋子。

        邹玉一边收一边低声道:“陈飞,谢谢你!”

        “嗯?”陈飞一愣,不解地看着邹玉。

        “爸爸很多年都没这么高兴过了,爸爸很喜欢下象棋,不过水平很一般,属于棋瘾很大但水平有限的那种,平时想找一个合适的对手,非常不容易,外面的人要么不合适一起下棋,要么就是故意让着他,所以时间长了,他也就没兴趣了,但你和爸爸下棋的时候爸爸却可以什么都不想,全力以赴,而且他还下赢了你,所以他心中非常开心,好多年都没这么高兴了。”

        陈飞听得一愣一愣的。

        看来今天晚上无意之间的这一手还把老丈人哄开心了,他还在想以后要怎么用怪招下赢老丈人呢,现在看来,以后却是不能那么做了,而且棋艺水平还不能进步,必须一直保持在现在这个水平。

        “这可有些不容易啊?”陈飞暗暗地说。

        不过只要能让老丈人高兴,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回过神后,陈飞笑着说道:“那我以后的象棋就一直保持这个水平了。”

        “嗯。”邹玉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才刚刚出去不一会儿的邹洪又折返了回来。

        警卫员进来喊他们,说是有一个重要的客人想见他们两个一面。

        陈飞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柏洁想见他。

        柏洁前几天率领那美联邦访问代表团来我国进行国事访问,今天晚上可能是有空了,所以想跟邹洪一起搞一个座谈,后来很可能是听手下说陈飞和邹玉和邹洪之间的关系,所以连忙做了决定,叫陈飞和邹玉也一起过去。

        果然,到了目的地一看,一切都跟陈飞的猜想差不多,果然是柏洁想见他们两个。

        邹洪带着陈飞以及邹玉一起来到一个会客厅里等待。

        过了一会儿,大约十分钟左右,柏洁带领着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邹洪带着人热情地迎了上去,双方一一见礼。

        咔咔咔咔咔!

        拍照的声音不绝于耳。

        陈飞和邹玉属于比较年轻而且职位也比较低的那一类,所以两个人一起站在了最后一个位置。

        前面的队伍有点长。

        每一个人与柏洁见面时都是一边握手一边寒暄,柏洁的助手站在旁边,先为她介绍每一个人的身份和背景,身着盛装的柏洁要么跟人只是握手,笑着点点头,简明扼要说几句,要么就是和对方多握一会儿手,然后和对方多说了一些话。

        今天晚上的这个活动原本并不在计划之中,但因为柏洁一行人的行程有了改变,所以有了空闲时间,因此才突然增加这一个议程。

        这个事情相对而言属于还是比较重要的事件的,所以这一天晚上的晚间新闻立即就给予了报道。

        陈飞的老家。

        他的老爸老妈像往常那样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

        自从陈飞下部队后,他的老父亲就多了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那就是看新闻,早间新闻,午间新闻,新闻联播,以及晚间新闻,除非有特别的事情,否则一个不落,尽管这么做会让他对同一个新闻事件连看好几遍,但他还是一直坚持这个习惯,陈飞的母亲一开始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某一天晚上,当晚间新闻里出现了我军和外星人联合作战的新闻后,她就明白了,所以从那以后她也开始一起坐了下来。

        这一天晚上,两个人按照常规,十点准时把电视机调到了新闻频道。

        谁也不曾想到,电视画面上忽然出现了陈飞的面孔。

        “陈飞?”陈飞的母亲有些不敢相信。

        他的父亲认真看了一下,点头道:“是陈飞,他旁边的是邹玉!”

        “儿子和儿媳一起上电视了?”陈飞的母亲一下瞪大了眼睛,只觉得难以置信。

        “还有亲家!”陈飞的父亲不疾不徐地说。

        陈飞的母亲咽了口唾沫,激动得恨不能立即拿起电话就把这个消息一一通报出去,让她的那些朋友和亲戚全部都知道。

        她才刚刚回过神来呢,就见外星人的领导来到了陈飞面前。

        接下来的一幕让陈飞的母亲有些傻眼。

        那个外星领导跟其他人见面的时候都只是握一握手,最多也就是说上几句话,可是那个外星领导来到陈飞面前的时候,却是直接展开了双臂,和陈飞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而且,两个人还一边拥抱一边说着话,足足说了好几分钟,咔咔咔咔咔的拍照声不绝于耳,不知道有多少新闻记者的镜头对准了陈飞。

        她们儿子这下要出名了!

        陈飞的母亲情不自禁地想。

        还不等她回过神,叮铃铃,家里的座机响了起来,她连忙示意陈飞的爸爸把声音调小一点儿,然后才拿起座机:“喂——”

        “喂,姨娘,你快打开电视,看中央一台晚间新闻,陈飞上电视了!真的,姨娘,我没骗你,陈飞大哥真的上电视了,他要出名了,明天的电视和报纸肯定都是他的新闻,你都不知道,那个外星领导有多喜欢他!”

        陈飞的母亲听了,心中暗暗窃喜,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然后淡淡地道:“哦,这个事啊.....我知道,陈飞昨天就跟我说过了。”

        挂了电话,陈飞的父亲扭过头看着他,认真说道:“这种事以后别乱嚼舌根了,明白吗?咱们儿子不是一般人了,我们以后不能给他抹黑!”

        “知道的了,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表现,绝不会给儿子丢人的。”

        此时。

        另外一些个地方。

        正在看电视的李煌一下瞪大了眼睛:“陈飞?那不是陈飞吗?”

        他一下看得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回过神来,他连忙拿出手机给杨红打了一个电话:“杨红,今天晚上的晚间新闻你看了吗?”

        “没看,怎么了?”

        “陈飞上电视了!!!”

        “陈飞?上电视?那有什么好奇怪的,他前一段时间不是才上过吗?也是央视的,还是专题报道呢!”杨红不以为然地说。

        “不是!杨红!这次不一样!”李煌机关枪似的把他看到的情况以及他的疑问说了出来。

        他和陈飞和杨红都是同学,高中时候一个班的,但大学时进了不同的学校进行学习,高中的时候他和陈飞的关系比较一般,不算很亲近但也没什么不好的恩怨,很平淡,大学后他多次主动联系了陈飞,关系这才慢慢好了一些,不过因为陈飞比较忙的缘故,总体的联系比较少,总体而言,他和陈飞的关系只能算是一般,跟杨红不能比,杨红是陈飞高中的铁杆,后来虽然进入了不同的大学学习,但关系依然很铁,陈飞每一次回老家,都会和杨红聚上一聚,不过他李煌和杨红的关系却很好,所以此刻,他这才找杨红打听。

        杨红听了李煌的话,笑了笑道:“李煌,我明白你找我是什么意思了,看在咱们关系还算比较好的份上,而且你这个人为人还算不错,还算仗义,对朋友也还可以,而且,你也是一个有追求有想法的人,我就跟你说一句实话吧,李煌,记住,以后要想去外星世界做生意,那就好好跟陈飞搞好关系,不是我吹,他随便一句话就够你吃一辈子了!”

        “这么夸张?”李煌大吃一惊。

        “你知道那美联邦的领导为什么独独跟他拥抱?很简单,因为他们的关系是过命的关系!”

        “杨红,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快跟我说说!”

        “我知道的也不多,毕竟我不是军方的人,不过我从一些细节推断出了一些东西,而且很多东西不能说,只能自己明白,所以.....要想发大财,要想以后的事业更上一层楼,那就好好跟陈飞相处,不是利用他,李煌,我必须郑重警告你,以后你要是敢利用陈飞,你.....你会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这么严重?”李煌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说呢?”

        李煌这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急忙保证道:“杨红,你放心,我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了。”

        “咱们都是同学,而且你这个人还算不错,所以我才跟你说这些,另外,以后经常看看新闻,你肯定会有更多的发现!”

        “我明白了。”

        “哦,对了,过两天陈飞要回来,你要不要回来一趟?”

        “他要回来?”

        “嗯,他要结婚了!”

        “他要结婚了?”

        “对,不过这小子不打算办婚礼,所以我们打算自己帮他办一个,我打算把班上跟他关系比较好的同学都叫一下。”

        “回来,那我肯定回来,杨红,那你说说我到时候送他点什么礼物比较好?”

        “这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建议不要太贵重,普通的就好,主要是心意!实话实说,你送再贵重的人家陈飞也不会放在眼里!”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一天的晚上十点。

        陈飞终于是等来了柏洁。

        本来,相关的会议是早就结束了,不过之前柏洁一再交代,叫他不要忙着回去,因为她和陈飞还有一些事情要说,所以陈飞才一直等到了现在。

        柏洁要来我国,这个事陈飞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柏洁来到这里后也第一时间就跟陈飞取得了联系,不过她实在太忙了,所以虽然几次想找机会和陈飞好好聊一聊,哪怕只是网络视频也可以,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柏洁这一次来我国,事情很多,一方面要和我们的领导进行商谈,敲定今后合作的更多细节和相关事宜,听说各个部-委的领导都等着和她见面,另一方面,一些重要的商业合作和谈判也需要她出面,所以虽然早就想和陈飞谈一谈一些事情了,但一直找不到机会,从现在的情况看,她似乎必须提前返回,所以,很多事情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找时间和陈飞说一下。

        这一天的晚上十点,陈飞终于是和柏洁坐在了一个房间里。

        邹玉陪同。

        “听说你们要结婚了,是吗?”柏洁看着陈飞和邹玉问。

        柏洁自然也是知道邹玉的,之前邹玉在三江军事基地担任重要职务,已经和柏洁见过几次面了,不过那个时候两个人之间还只是一般的同事,所以......

        陈飞笑了笑,说道:“是的,打算明天领证。”

        “什么时候办婚礼?”

        “暂时不打算办了,时间比较紧,没那么多时间。”

        柏洁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她这一段时间也是忙到了脚不沾地,很能理解陈飞的处境。

        “稍等!”她说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之后,她拉开门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她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她把盒子递给陈飞和邹玉说道:“我是前天才听说你们马上就要结婚的消息的,本来应该是你们结婚的时候才送这个礼物给你们,不过我明天下午就得马上回去了,所以......这是我昨天让人回去带回来的一点小礼物,我们那美的一些钻石和珠宝,陈飞,邹玉,祝福你们,祝你们白头到老!”

        “谢谢!”陈飞和邹玉急忙表示感谢。

        “我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所以就一样准备一点,希望你们喜欢!打开看看!”

        邹玉打开,刹那,房间里一下璀璨无比。

        陈飞不知道钻石和珠宝的价值,但是邹玉知道,才看了一眼她就急忙道:“殿下,这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从名义上说,柏洁现在还不算那美联邦的第一人,不过那是名义上的,从实际权力上看,她就是第一人,都是她说了算。

        其实她早就想称帝了,不过她听从了陈飞的建议,缓称王,广积粮,事实证明,这个建议是非常正确的,截至目前,她的各方面条件都已经非常成熟了,称帝已经只是顺理成章。

        听了邹玉的话,柏洁不以为然地道:“没事,你们收下就行,我会给你们的领导进行说明的,这些都是我私人赠送你们的礼物,可以收的。”

        陈飞看了看邹玉,说道:“收下吧!”

        “可是.....”

        邹玉还是有些迟疑,这些珠宝真的太贵重了,随便一颗就是价值百万,可是里面不是一颗两颗,而是一大把。

        不过这个事情在陈飞看来却不算什么,因为他提供给柏洁的那些东西,那些建议和策略,要论价值的话,比这个贵重了不知几万万。

        邹玉听见陈飞的话,这才收了起来。

        柏洁这才看向了陈飞:“陈飞,我今天找你有两个事,一个是想请教你一下空军飞行员的培养和训练,另外一个,则是以后我们的战略及其选择,先说第一个问题吧,你知道的,我们那美现在急需扩充空军飞行员的数量,但要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一批能打仗的飞行员,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吗?”

        “当然有。”陈飞说:“现在的飞行员培养,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飞行员培养的新变化,源于对飞行员培养目标的新理解。如果说飞机发明之初,飞行员还只能称作是飞行器驾驶员的话,那么今天,对飞行员的定义已远远超出了前人的想象。他们集任务规划员、平台操控员、武器管理员、信息分析员等等于一身,可能这些称谓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没完没了地突破和延伸,但有一点被人们所共识,那就是飞行员是精英!飞行员培养说到底是塑造精英的系统工程,这项工程涉及到招生选拔、内容设置、教练机配套、方法手段运用、师资力量建设等。既然是培养精英,就需要精雕细琢每个环节。

        当前,世界空军都在经历信息时代引发的变革,人与系统整合、人与机器协同的需求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想象,这种变革对飞行员的核心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空军飞行人才培养的对象将是数字化的新一代,培养理念和手段将很可能发生质变。

        这几年,我们进行了一系列尝试和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其实我和我的战友们就是这个改革的成果,在这方面,我们有成熟的体系,我建议殿下回去后可以向属下建议,请他们派人来我们的空军航空大学进行交流和访问,亲自看一看,很多事情就知道怎么做了。”

        “那你能帮我们牵个线吗?”

        “可以,我先帮你们牵好线搭好桥,然后你们双方之间再走官方渠道。”

        “好!”

        陈飞又详细问了一些问题,确定了具体的方案。

        他对这个事情还是很热心的,一方面他的确是在帮柏洁,他现在和柏洁已经是朋友了,很好的朋友,从朋友的角度,他很乐意帮助对方,除此之外,他也希望能借此机会输出我们的文化和体系,所以,这个事,于公于私,他都希望能早一点做成。

        谈论了好一会儿,柏洁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第一个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该解决第二个问题了。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那美联邦接下来的战略选择。

        此时,外星世界的大混乱已经基本结束了,但战斗并没有就此停止,一些小规模的冲突还是源源不断,所以,各国还在进行激烈的交锋,只不过大多都是政治上的谈判和博弈。

        所以,到底要怎么做,柏洁也有些拿不准了,是以正好借此次来地球进行反问的机会,好好找陈飞谈一谈,陈飞之前给她的几个建议,她都采用了,而且效果都非常不错,再加上她和陈飞之间过命的交情,所以,她对陈飞是非常信任的。

        陈飞听了她的详细描述,沉默了好一会儿,认真地思考了好一半天,这才看向柏洁说道:“我的建议是.....韬光养晦,闷声发财!”

        韬光养晦?闷声发财?

        柏洁皱眉。

        陈飞的这个建议和她之前的思考差异很大,而且也不符合此时那美联邦人民的期许,此时,那美联邦因为得了我军的支持,声名十分显赫,地位一高再高,很多人顿时就有些飘了,觉得那美联邦应该借此机会乘机做大,成为外星世界第一大国。

        但陈飞此刻的建议却与之完全相反。

        陈飞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殿下,那美现在的强大,并非真的强,这一点殿下应该不会否认吧?”

        “不会!”柏洁摇头。

        “那美联邦现在并不算真的强,如果过多陷入战争的泥潭,那不但不会变得更加强大,反而还会逐渐被削弱,但如果那美联邦韬光养晦,尽量从战乱中抽身,只埋头做经济建设,只闷声发大财,那么,当其他国家打得七零八落之际,那美联邦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了,到时候,各国都需要仰仗那美的经济援助或者其他援助,而且,那个时候,那美已经构建好了和我们地球之间的经济枢纽,那个时候,谁还有资格不服那美联邦制定的国际秩序呢?”

        陈飞一番侃侃而谈。

        柏洁听了,频频点头。

        坐在一旁的邹玉则听得呆呆的,陈飞在军事上面的优秀,她是知道的,可是在政治经济战略方面怎么也有这么深厚的功底啊,要是照这个势头一直发展下去,将来,也许有一天,陈飞也许真的可以......

        想到这儿,邹玉的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如果真的能走到那一步,那.....

        此时。

        另外一个房间。

        “陈飞和柏洁还没谈好吗?”邹洪问从门外走进来的一个年轻人。

        “还没有谈好,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邹洪听了,点了点头,看来还得再等一会儿了。

        和他坐在一起的另外一个中年男人笑着道:“老邹,你这个女婿真是不得了,我算是看出来了,那美的那个领导,对他非常器重啊,我真是羡慕死你了,早知道陈飞并不在意女方年龄比他稍大,我早就叫我女儿主动下手了!”

        邹洪听了,哈哈大笑。

        待得邹洪止住了笑声,对方这才道:“老邹,我有一个想法,陈飞这个小家伙,我们是不是好好培养培养?”

        “陈飞肯定是要好好培养的,这还用说?”

        “不,我的意思是,不仅仅是军事方面?”

        “你的意思是?”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