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绝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在线阅读 - 六百四十四章 知音

六百四十四章 知音

        许易皱眉道,“怎么,尊驾不是花眼刘向东?”

        刘向东道,“我自然是刘向东,只不过,我已经两年不曾出卖过消息了,隐姓埋名于此,那小子也算是有心人,还是摸到了我的下落。不过,他能摸到我的下落,旁人也能摸到。你难道就不奇怪,为何我处根本无有人造访呢?还是说你以为就只有你重视消息的作用?”

        许易笑道,“我只和那人说了,带我找到仙林城内最精通消息的导引,他带我找到了,这就足够了。自然算不得骗我。至于尊驾肯不肯对我出售消息,那是尊驾和我的事儿,与那位导引无关。”

        刘向东桀桀笑道,“有点意思,不是凡夫俗子。咦,你星空戒内,还藏了小鬼?修到你这个份上,还养妖宠的,少见。”

        许易毛骨悚然,适才,星空戒内的荒魅正在向他传递意念,奚落他找错了人,刘向东此话一出,不仅许易惊了,荒魅也惊得说不出话来,这还是头一次,有人侦知他的存在,何况,他还隐在星空戒中。

        “好本事,尊驾竟有截听意念传递的本事,有此神技,无怪有此威名。”许易面带真诚地夸赞道。

        这回,轮到刘向东吃惊了,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盯着许易,“尊驾到底是什么人?”他这些年,凭着这手本事,不知道震慑过多少人,旁人都只会往神算上思虑,从来没有人想过他能截听意念。

        许易道,“先生勿惊,我也是今日才知先生之名,头一次进这仙林城。我有此判断,不过是,我亦有一向奇异本领,可以截听旁人传音,故而,能猜到先生的妙术,不是神算,而是截听意念。”

        许易说的乃是实话,如果他没有截听传音的妙术,恐怕第一反应也必然是怀疑刘向东拥有神算异能,毕竟,截听意念在常人看来,这实在太匪夷所思。

        “截听传音,这是怎么做到的?”刘向东对着门外传过一道音去。许易猜到他多半会试探自己,早有准备,立时捕捉到了传音,并复述了出来。刘向东再也坐不住了,腾地站起身来,冲许易深深一躬,“还请尊驾教我此术。刘某愿以师事之。”

        许易连忙挥手扫过一道法力,将他扶住,“刘兄这是何故?”

        刘向东道,“刘某孟浪了,然刘某生平,别无所好,唯好打探消息。今日惊闻尊驾神技,一时心痒难耐,还请尊驾见谅。”

        许易道,“刘兄言重了,同道中人,自该惺惺相惜。不过,当今之世,修士交流,多用意念,又有几人肯传音,便是学来,也是无用。”这是现实,许易的截音奇术,许久不曾动用了,因为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刘向东道,“不然,绝非如此。正因意念传递,是众所周知之事,关键场合。都会布有禁阵,防止传递意念。而这种禁阵,往往禁不了法力强大修士的音波传递,也就是传音。到时候你这截音妙术就有奇效。”

        当下,刘向东又再次向许易恳求,希望他能传授截音妙术,并愿意告知许易任何,他想知道的消息。刘向东吃的便是消息这碗饭,以至于窥私成瘾。一听说许易有此奇术,心中那个痒痒,简直难忍。

        他只求学得截音术,令自己的业务从尖端向更尖端,扩宽自己的业务面。许易沉吟片刻,“换作旁人,我也就糊弄了,但我和刘兄一见如故,即便刘兄不告知我消息,我也不能哄骗刘兄”

        当下,许易便将这截音术的原理道将出来。他有截音神技,无非是化用了感知能力,通过感知能力捕捉音波,再模拟那捕捉到的音波,再转化成声音,便成功获得了咨询。

        刘向东怔住了,“事实上真有感知妙术,惜哉惜哉,果然是上苍赏饭,学不来的”他又是失望,又是感叹。

        许易道,“恕我直言,能被学走的,也当不得奇术了,恐怕早就传播天下了。不说别人,就是刘兄捕捉意念的妙术,恐怕也是上苍赏饭,旁人也求不来。”他和刘向东的心思基本一样。

        刘向东想学他的截音术,他何尝不想学刘向东的截意术,但据他猜测,这玩意儿多半没法学,问题应该出在刘向东那双天盲的眼睛上。

        得了许易的这番宽慰,刘向东心里头熨帖不少,“我也不瞒你,我虽天盲,但天生能捕捉旁人不能捕捉的气息,你可以理解成另类的感知能力。所以,我天生吃这碗饭。但你也知道,这碗饭吃久了,必遭人忌。我从来做事都留有余地,绝不肯泄露事关人生死,荣辱的秘密。即便如此,已有人不能容我。所以,我隐姓埋名,四处潜藏,久不肯对外贩售消息。”

        荒魅嗤道,“这也是个死不要脸的,他真要隐藏,何必待在这仙林城,他正不做这生意了,佟明肯定是不可能找到他的。这是只做大生意,不做小买卖了。先前绕这么大一圈,这家伙就是在套话。”

        对荒魅的意见,许易不置可否,“我和刘兄一见如故,此番前来,的确是有那过不去的坎儿了,还请刘兄千万助我。当然,我绝不会让刘兄为难,因为许某要打听的事儿,绝不是谁家的私密。”

        刘向东微皱的眉头抚平了一些,“也罢,换作旁人,这个忙,我是绝不肯帮的。但许兄不比旁人,与我既算是同道中人,也算有缘人。这个忙,我还非帮不可了。”

        许易郑重道谢,抛过一枚须弥戒,精准地送入刘向东掌中。刘向东面皮一紧,“许兄,这是作甚,拿回去,拿回去,分明不把我当朋友。”抚平的眉宇又紧密的皱了起来,结成一排巨大的笑纹。

        须弥戒中装了足足十万玄黄丹,刘向东从业以来,还没有接过这么大的薪金。本来他对许易的印象就不错,许易这大方的出手,令他的心情一时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