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绝小说 - 修真小说 - 逍妖法外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炼火师

第二百零三章 炼火师

        白洑江的江水涌动,并不怎么湍急。

        一艘小船在江中徐徐前行,载着苏异一行人逆流而上。

        这便是离长乐最近的那条河流了。

        白洑江的河道宽阔,水浪也不怎么高,但无奈这艘渔船太小,行驶起来依旧有些摇晃。用来打鱼的小船,塞下五个人已是极限了。

        那时码头左近没有其他船,苏异又不想浪费时间,反正只是走这么一段水路去往天河而已,便上了这艘渔船。

        起初船家说什么都不愿渡人,坚称自己这船只打渔。但在苏异的祈求与利诱之下,又见天气不错水浪不凶猛,这才答应下来,载着几人晃悠悠地上了路。

        即便如此,还是有两人晕了船。

        虽说晕船这东西和修为没多大关系,多是先天所致。但实力稍强些的人,都有各自的法子。做到在颠簸行驶的船上如履平地,并不是一件难事。

        此时月无双和殷楚楚两人便靠在一起,相互依偎,同病相怜。

        殷楚楚倒是要好一些,只不过脸色微白,双唇紧闭,让人一眼便瞧出她正抵御着脑中的那股眩晕。作为一个习武之人,这样的表现可算有些不合格了。

        小船微微一抖,月无双便受不了,险些吐了出来,连忙躺到了殷楚楚腿上闭目养神。

        苏异见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心中好笑,问道:“你们从没有坐过船?”

        “这只是我第二次离开神女宫出远门,何来机会坐船。”殷楚楚小心翼翼答道,似乎一个不小心便会忍不住呕吐。

        苏异对她的身世有些好奇,但见她这幅模样,也不好再让她多说话。

        曦妃仙却是替她解释道:“我们从小被神女宫收养,除了偶有机会外出,其他时间都待在宫里。这一次也是师叔做主,我们才有机会出来游历一番。”

        两人早便接受了事实,故而对自己的身份来历并不避讳,如实相告。

        苏异心下了然,怪不得殷楚楚能如此博学,原来是从小便泡在神女宫的藏书阁里。论起读书,有着常人比不了的优势。

        “神女宫这是得有多大的气运,才能有像你们这般好看的仙女。”苏异打趣道。

        殷楚楚依旧是一副难受的模样,但脸颊浮现两抹淡淡的红晕。这样的夸赞,总是不嫌多的。

        宋秋韵却是直言道:“女子生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投错了胎,还不都是被抛弃的命。”

        这话里似乎含着极大的怨气,也不知是在为两人的身世抱不平,还是有感于世道对女子的不公,也在为自己发声。

        在大宋国,确实有很多人持“女子无用论”。这种论调苏异也多有听闻,但没有置身其中,很难体会到它给女子带来的困扰。

        殷楚楚两人虽不在意自己的身世,但听了这话,即使脸色没有变化,苏异也能从沉默中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

        他只能顺着宋秋韵的话,开玩笑道:“所以说,楚楚你长得再好看也没用,须得多修炼才是。否则没被敌人杀死,坐个船倒是丢了半条命,说出去丢不丢人?”

        殷楚楚就是再虚弱,也费尽力气扭头嗔怪地剜了他一眼。

        此事就算这么揭过了。

        “你呢?你也没坐过船?”苏异又朝半躺着装死的月无双问道。

        月无双举起一只手摇了摇,有气无力道:“本小姐,所坐的船,最小的…都要比这大上百倍,一点都不晃。”

        “我老是忘了这茬,你是有钱人。”

        月无双转了个身,背对着苏异,表示不想和他说话。

        此后一路无话。

        小船行到近入河口处时,水流渐次急了起来。艄公把船靠了岸,着几人走陆路前往天河渡口。

        一行人只是走了大半个时辰,便到了离他们最近的位于天河干流的跃马渡。

        渡口上恰好便停了一艘巨大的帆船,顶着装饰极为华丽的船楼。光从这外貌,还有船头上那颗精雕细琢的狮首便能看得出来,这是一艘供富人游玩赏乐的船舶。

        停靠在此处,大概只是为了做一些补给。

        一见到这艘大船,月无双的眼睛便瞬间发亮,似乎一下子就不晕了。

        “怎么样?月小姐,这艘船还凑活吧?和你以前所坐过的相比呢?”

        “确实还凑活。”月无双催促道,“别说了,赶紧上船吧。”

        像她这种不把钱当钱的人,要上这艘船还不是轻而易举。大把的银票花出去,几人便顺利登船,还换来了那些小厮恭敬的神色。

        两个病人一上船便一头钻进了厢房里,消失不见。

        宋秋韵是嘴硬心软,见她的这个师侄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即使再有不满,也是心疼,紧随其后照顾两人去了。

        此时便只剩苏异和曦妃仙两人。

        “一起去逛逛?”苏异邀约道。

        曦妃仙欣然答应,与他并肩而行,游走在这艘巨大的船舶之中。

        大船之大,装下一个闭月轩绰绰有余。苏异丝毫不怀疑,这艘船便是一个行走在天河上的闭月轩。除了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闭月轩有的,这里都有。闭月轩没有的,这里还有。

        比如甲板上那些表演喷火的手艺人。

        两人逛完了大船的内部,来到甲板上时,船已经缓缓驶出了跃马渡,顺流而下,满帆而行。

        船上的人也活动开,卖艺的当先在甲板上表演起来。

        只见那手艺人深吸了口气,肚子一缩,再吐出一口气时,嘴里便凭空冒出一道焰火来。围观之人皆是啧啧称奇,引得越多的人前来。

        苏异也来了兴趣,对那喷火的法子相当感兴趣。甲板上人多了起来,稍显拥挤,他便扯过曦妃仙的手,往前挤了挤,好看清楚些。

        曦妃仙便也由他牵着,随他而去。

        “这凭空喷火的手艺还真是神奇。”苏异赞道。

        “神奇吗?”曦妃仙奇道,“这东西你先前也见过,就是炼火师的一些小手段罢了。”

        苏异笑道:“你这样轻易说破,就没意思了。”

        “是吗?那再来一遍。”曦妃仙道。

        “真神奇啊。”苏异假装惊叹道。

        “是啊,真神奇。”

        两人相视一笑。

        “不过你说,为什么炼火师会沦落到出来卖艺营生?”苏异问道。

        “这我便不清楚了。”

        两人从头看到尾,直至人都散去了,几个手艺人也都开始收拾起家伙来。其实曦妃仙早便失去了兴趣,只是见苏异兀自盯着看得仔细,便也没打扰他。

        苏异心中有些失望,除了一开始那凭空喷火的手艺之外,剩下的表演都没能让他感到惊艳。只不过他依旧对那奇术感兴趣,便留了下来。

        那位表演喷火的是个颧骨高高凸起,双目炯炯有神的大汉。

        大汉见人都散了去,唯独苏异和曦妃仙两人留了下来,在空荡荡的甲板上显得甚是突兀,便问道:“两位,我们这都结束了。你们小两口还留在这,是想看我们收拾东西呢?”

        其他的伙计都大笑起来。

        苏异听得出他们没有恶意,便道:“大哥,我们不是小两口。”

        这一声“大哥”喊得很是受用,大汉对他多了些好感,又笑道:“还说不是呢?大哥我刚才都见着你们手牵手了。”

        “好吧,”苏异无奈道,“就算是吧。”

        曦妃仙却也没有反驳。

        “大哥,我对你那喷火的手艺活很是感兴趣,能否指点一二?”苏异问道。

        大汉眼前一亮,说道:“小兄弟眼光不错,识货。”

        “我见过许多玩火的,但大多都是障眼法。却从没见过像大哥你这般,当真从肚子里喷出火来的。”

        旁边一人插嘴道:“可不是吗,大哥,咱卖艺这么久,终于来了个懂行的了。”

        那人转头又对苏异说道:“你大哥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炼火师,名头响当当。炼火师!”

        “行了马嘴,别打岔。”大汉说道,“小兄弟,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叫郝三友,如果不嫌弃,便叫我一声郝大哥。至于什么炼火师,不值一提,你别放在心上。”

        “郝大哥,我叫苏异。这位,是我的…青梅竹马,曦妃仙。”苏异牵过曦妃仙的手说道。

        曦妃仙乖巧地叫了声“郝大哥”,却在苏异的手心上狠狠地掐了一把,以示警告。

        “苏公子…”

        苏异摆手道:“什么公子不公子的,太生分了些。我还是喜欢郝大哥叫我兄弟。”

        他喜欢和一些磊落的江湖汉子亲近,也喜欢以平等的身份和他们相处。他叫郝三友大哥,郝三友却叫他“公子”,便显得有些不平等了。

        郝三友也觉得与眼前这个没有架子的公子哥颇为投缘。见他这身打扮,又能上得了这艘船,定是非富即贵,却还愿意放下身段与一群糙汉子结识,更多了几分好感。

        “行吧,”郝三友十分爽快道,“兄弟这是对我这喷火的手艺感兴趣?”

        “正是。”

        “虽说这是我的一门绝活,但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便是。不如坐下来慢慢聊如何?我们那有‘烧刀子’,请你喝。”

        苏异拍手称快道:“那感情好。”

        他顿了一顿,说道:“妃仙,我和几位大哥喝酒去,你…”

        苏异只怕和几个大汉待在一起,会令曦妃仙觉得难受不自在,又是无聊。

        却不想曦妃仙对他笑道:“你去哪,我便跟到哪。”

        其实她也对那“喷火奇术”的由来有些感兴趣。

        这也不是曦妃仙第一次捉弄人了,苏异早便习以为常。

        郝三友则是哈哈大笑道:“好一对两小无猜,那弟妹也随我们一起来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