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绝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宗门少主有亿点猛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换个路子干

第七十一章 换个路子干

        看着众工人连滚带爬的走了,花荣忍不住问胡浪:“老.胡,你是不是灵气修士?”

        花荣是自己兄弟,对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胡浪把自己修行灵气的情况讲了一遍。

        花荣听完眼里直冒绿光,跟一头看到光腚子大美妞的色狼:“老.胡,你能教教我不?”

        “我说不能,你能答应吗?”胡浪笑道。他的价值观里没有秘不外传的概念,更不会考虑会不会泄露特管局或兴鹿会的修行法门,自己兄弟要学,当然要教!回头也要把舒心给教会了!

        现在修行灵气仍属于违法行为,但胡浪仍把花荣和舒心往坑里带,都是因为贾院长的“高瞻远瞩”。

        当初贾院长对于修行界的未来有过论述,那就是灵气修行是大势所趋,终于一天会充斥整个世界,普通人的生活必将受到灵气修士的冲击!也许将来世界分成两种人——普通人和灵气修士;甚至所有人都将成为灵气修士!

        但无论哪种情况出现,都将是实力决定一切的时代。如果自己不够强大,又如何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现在是灵气修行合法化、公开化的前夕,自己既然已经踏足修行界,那么就要助力自己的朋友跑在大众前头。当泱泱民众都一窝疯地开始修行灵气时,自己人早已确立了优势。有了优势,就会得到比别人更多的修行资源和话语权,进一步拉开差距!

        事实证明花荣除了学习不行,其实方面的领悟力还是可以的,胡浪教的倒也不怎么费劲。可惜自己家附近几无灵气,以至于花荣憋了半天也没捞到一丝灵气。其实就算有灵气他也捞不到,如果光凭胡浪口头传的那些道道就能吸纳到天地灵气,那天下不就处都是灵气修士了?

        凝出真元是一步,以真元采纳灵气又是一步。花荣修行的“防狼术”其实是凝聚真元的路子,不过他的速度明显不行,现在还吸纳不了灵气。另外,他也需要摸索、实操一番如何吸纳灵气。

        “吸纳灵气的初期不容易,等我正式入了特管局,就想办法给你捞点儿修行资源!”胡浪坐在桌子边上一边扒拉着碗里的面条,一边道。

        此时二人正在大明镇的兰州拉面馆里,二人一人一碗拉面。胡浪吃的呼呼作响,而花荣则食之无味,他现在心心念的就是灵气修行!这家伙没有城府,啥事儿也装不下。这会儿一听胡浪要给自己捞修行资源,顿时凑上去,涎着脸道:“那你啥时候能正式进去?”

        “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快了!”胡浪继续呼噜噜吃面,“就算入不了特管局,还有个兴鹿会呢!”

        花荣有点儿担忧道:“兴鹿会与特管局的关系就好比贼与官,你这样脚踏两只船,会不会翻啊?”

        其实这个问题胡浪也考虑过,他倒不担心翻船。如果自己实力不行,对双方都不会构成威胁,所以危险性不至于太高;如果自己实力强大,那么双方肯定都会拉拢自己,毕竟目前这个世界上的灵气修士并不多,实力强悍的更少,谁会傻到把肉往对方阵营里推呢?

        吃过饭,胡浪和花荣二人跑到拆迁工地上,此时三台挖掘机正停在那里,工地空无一人。胡浪拎着个大锤子跳上其中一台挖掘机,把控制台砸了个稀巴烂,然后又跑下来把油箱盖子打开,往里面塞了不少碎石头。

        忙活了一通,三台机器都被砸了个遍。

        花荣拍了拍手上的灰:“老.胡,我觉得这样没用,人家不差这几台机器。说不定哪天你不在家,人家就调几台机器把你家房子给划拉了!”

        胡浪也知道这样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明天自己就要上学了,不可能一直守在家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得另辟蹊径——比如敲打敲打老板颜明春。

        “得搞个彻底解决的方案!”胡浪又抡起锤子砸了一下。

        “怎么解决?”

        “主动出击,搞颜明春去!”胡浪眼神凶狠。

        “啊?”花荣大吃一惊,“我说老.胡,你特么的没发烧吧?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想啥呢,我知道自己的斤量。”胡浪白了花荣一眼,“谁说一定要硬碰了?”

        “软碰也不行啊,颜明春的势力大着呢。”花荣有点儿无奈,“这次拿地你以为真是开发楼盘?那是他要圈地盖自家别墅呢。人家能把一条街拆了盖别墅,还能获得官方支持,你想想里面有多深的水啊!”

        “一百多亩的别墅?”胡浪怀疑道。

        “我听我老爸说的。他消息很灵通的!”花荣劝道,“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们这种手眼通天的人,黑白两道都混,你觉得他手下会没有一两人厉害角色?说不定还有灵气修士呢!”

        这种情况倒是很有可能,胡浪想了想,道:“这事儿你不要参与!”

        花荣跳起来:“卧槽,你还不了解我小李广花荣吗?我说这么多不是怕事儿……”

        “我知道!”胡浪示意花荣不要激动,“我是个孤儿,光脚不怕穿鞋的。但你不行,你老爸在申城有事业,你有家人,明白吗?”

        “我……”花荣张口结舌,半晌,耷拉着脑袋道,“那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啊!”

        “你不出头就是在帮我。”胡浪拍了拍花荣的肩。

        “我还能帮着干点啥?”花荣情绪低落。

        “让我想想!”胡浪挠了挠脑袋,好一会儿才道,“想起来了,还真有事儿要你做!”

        “啥事?”花荣来了精神,一脸期待。

        “回去问问你老爸,四百块一个小时的家教还要不要?”

        花荣一愣,顿时满脸不高兴:“你缺钱了?”

        “是啊,一直缺钱!”二人说着话抛了手中的家伙往家里走去,路上胡浪说了寒假去龙城的计划。

        “这样吧,从这个月开始,我把零花钱都攒着吧!”花荣家有钱,他的零花钱也不少,但这家伙手里从来存不住钱,“实在不行我就找老头子磨一磨!”

        “钱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胡浪走到二楼,打开衣柜把首饰盒拿了出来,“这些首饰先寄存到你家吧!注意,千万要放好了,别让人知道!”自己不可能时时守在家里,万一颜明春趁自己不在,派人拆房子,那这些首饰就危险了。所以一定要把它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二人又一起唠了半晌,胡浪把花荣赶走了。他要养精蓄锐,晚上去搞事情!

        看着花荣抱着首饰盒走出大门,胡浪忽然又道:“对了,还有个事儿!”

        “啥事?”花荣转身疑惑道。

        “以后不准说自己是小李广,太特么的污辱李广了!”

        花荣一愣,顿时怒骂道:“我……日你二大爷啊!”